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徐悲鸿标价
徐悲鸿标价

作者:未知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徐悲鸿标价

五十七岁的齐白石大胆突破,期望赋予中国画新的活力。但他的这一做法,遭到了北平画坛保守派们的一致反对和攻击。

齐白石的作品因此备受冷落,在一次国画展览会上,齐白石的一幅《虾趣》图,被挂在一个很不显眼的角落里,标价仅为八元,全场最低。

展会第二天,时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的徐悲鸿来到现场,他一眼看到了齐白石的那幅画,当即让画展负责人将其移到展厅最中央,与自己的《奔马图》挂在一起。接着,徐悲鸿亲自提笔将《虾趣》图的标价从八元改为八十元,并在一旁注上“徐悲鸿标价”,该画也因此一跃成为全场最高价,比徐悲鸿自己的画标价还要高出十元。

此举一下子引起了轰动,让处于低谷中的齐白石再度声名鹊起,重新受到了人们的认可。蔡元培被迫“决斗”

民国初年,大学生动不动就爱示威。有一次,北大学生因为不肯交讲义费,几百人聚集在校园内要求免费。北大校长蔡元培坚持校纪,不肯通融以致秩序大乱。于是这位身材矮小、瘦巴巴的文人,站在红楼门口,挥拳作势,对几百名学生怒目喊道:“谁不服气,上来决斗!”包围他的学生只好纷纷后退。避其锋芒

甲午战争之时,淮军统领卫汝贵带军向朝鲜开拔。开拔前,卫汝贵把二十四万两饷银的三分之一汇往自己家中,其妻回信说:“老卫,你年纪大了,这次又发了财,碰到敌人,千万要避其锋芒才是……”

平壤战端一开,卫汝贵和主帅叶志超弃城逃跑,狂奔三百里,一度逃得不知去向,七八天后才找回清军大队。

日本人看到这封家书,视为奇闻,将其作为战利品,一度放入自家教科书里。二一老人

丰子恺去福建厦门看望老师李叔同时,见书桌上一个文稿署名为“二一老人”,就好奇地問:“您这个名号有什么说法吗?”

李叔同说:“自1928年来到闽南,差不多已经十年了,回想这些年所做的事,成功的很少很少,残缺破碎的却有大半。近来自我反省后,觉得自己德行十分欠缺。想到古人有句‘一事无成人渐老’的诗,清初吴伟业的临终绝命词有句‘一钱不值何消说’,这两句开头都是‘一’,所以就用‘二一老人’来做自己名字了。”“小道会变成大盗”

韩复榘在山东被称为“韩青天”,因其常坐省府大堂审案。一次,省参议员沙月波雇了一个名叫小道的听差,年仅十五岁,沙参议让他去省府送信,正值“韩青天”坐堂审问一批盗犯,小道一时好奇,站到大堂一边看,谁知执法队竟把他也捆绑起来了。小道大喊:“我是送信的!”韩复榘听见了问什么事,执法队说:“报告主席,他说他是送信的。”韩复榘回答说:“送信的也该枪毙!”这个孩子当时吓昏了,如此被糊里糊涂地拉出去枪毙。

事后,沙参议带着小道的母亲哭着找韩复榘,说执法队误将小道枪毙了。“韩青天”笑笑说:“现在他是小道,如不杀掉他,将来就是大盗!我也不叫沙参议为难,给他娘五百块钱过日子吧。”束星北纠错

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,留英回来的王竹溪(杨振宁在西南联大时的老师)到山东大学讲学,讲座中途,一个叫束星北的教授走到台上说:“我有必要打断一下,因为我认为王先生的报告错误百出,他没有搞懂热力学的本质。”他捏起粉笔一边在王竹溪写满黑板的公式和概念上打叉,一边解释错在哪里,一口气讲了大约四十分钟,而王竹溪一直尴尬地站在一边。

校领导为此找束星北谈话,束星北说:“过去大学都是这么做的啊!”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

淮北市相山区憨憨小吃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淮北市相山区相南街道桓谭小区13栋101号